X
  • 隴上孟河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中能觀察丨歐洲天然氣危機蔓延 氣價電價雙上漲

來源:中國電力新聞網 時間:2021-09-27 13:25

  這個冬天不好過

  歐洲天然氣危機蔓延,氣價電價雙上漲

  國電力新聞網記者 於琳娜

  9月20日,隨着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以下簡稱“俄氣”)表示10月份拒絕通過烏克蘭輸送更多的天然氣,歐洲天然氣價格基準(荷蘭TTF中心)再次飆升,漲幅達10%。交易數據顯示,天然氣期貨價格10月上漲超過11%,11月上漲超過14%,12月則上漲近15%。

  俄羅斯將流向歐洲的天然氣保持最低限度,這意味着歐洲大陸無法在冬季到來之前儲存足夠的天然氣,根據彭博社的報道,歐洲的天然氣儲量僅為72%。目前,歐洲的天然氣和電力價格幾乎每天都飆升至新紀錄,消費者抗議電價的上漲,給政府帶來了巨大壓力。

  多因素造成歐洲天然氣短缺

  歐洲天然氣價格緣何如此瘋狂?

  大部分專家認為,最主要因素是全球能源供應的“綠色化”,尤其是歐洲。當前全球大部分環境推動力最終導致將二氧化碳視為有害氣體的想法源於歐洲,在過去十年中,歐洲國家努力轉向風能和太陽能發電,以實現《巴黎協定》目標以及2050年零碳目標。事實上,他們為這種“綠色”追求付出了代價,從圖表中可以看出,全球家庭電價最高的幾個國家中,歐洲國家佔據大部分。其中,德國是世界上電價最高的國家,居民電價每千瓦時達到0.37美元(加上增值税),其鄰國波蘭的費用僅為其一半。相比之下,美國的電價更低,大部分地區公用事業單位電價平均約為每千瓦時0.13美元。

  在今年夏季,一些端倪已經出現。隨着夏季歐洲持續無風,不少能源企業利潤大跌,為了滿足能源需求,不得不求助於僅有的少量天然氣供應商。這一事件凸顯了歐洲能源市場在進入漫長冬季之前已經面臨不穩定狀態。同時,歐洲多年來通過引入碳税來抑制天然氣的生產也加劇了供應的短缺。

  此外,荷蘭天然氣巨頭格羅寧根的提前關閉讓歐洲本來就為數不多的天然氣供應商“雪上加霜”,進一步將歐洲推入了現在的“少氣”狀態。Rystad能源天然氣市場研究主管卡洛斯·迪亞茲表示:“荷蘭格羅寧根的逐步淘汰將迫使歐洲以更快的速度擴大天然氣進口,我們已經看到在荷蘭發生的這種劇烈轉變,荷蘭正處於從天然氣淨出口國轉向淨進口國的過渡中。”

  俄羅斯拒開“水龍頭”

  國際能源署呼籲俄羅斯向歐洲供應更多的天然氣,稱能源危機是俄羅斯展示其“可靠供應商”身份的機會。

  歐洲立法者呼籲歐盟委員會調查俄氣的潛在操縱行為,該公司則堅稱其行為完全遵守現有合同。俄氣將這場危機歸咎於歐洲,稱其在2020~2021年期間從儲存庫中提取了66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導致新的天然氣供應推遲了3周。

  國際能源署在其網站上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俄羅斯可以採取更多措施來增加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並確保儲存量達到足夠水平,為即將到來的冬季取暖季作準備。這也是俄羅斯強調其作為歐洲市場可靠供應商資格的機會。”對此,俄氣沒有進行迴應。

  自國際能源署成立以來,很少涉足天然氣市場,該機構偶爾會干預石油市場,並有時會呼籲歐佩克增加供應。“展望未來,歐洲天然氣市場很可能面臨來自計劃外停電和嚴寒的進一步壓力測試,特別是這些情況發生在冬季末期。”國際能源署表示。該機構還強調,將天然氣價格飆升歸咎於化石燃料的轉型是錯誤的。

  國際能源署署長法提赫·比羅爾表示:“近期全球天然氣價格上漲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將責任落在清潔能源轉型的身上是不準確、具有誤導性的。”

  艱難選擇:廉價能源與綠色轉型

  歐洲天然氣危機也影響到了電力行業。業內人士警告稱,整個歐洲國家都將努力應對前所未有的電力行業危機,這其中英國受到的打擊最嚴重。

  9月20日,英國平均電價為每兆瓦時291.18歐元,LCP Enact分析顯示,英國最高電價可能高達每兆瓦時1083.78歐元。歐洲國家的電價普遍較高。雖然電價取決於基礎設施、地理和政治決定的税收、費用等因素,但可再生能源佔比高的國家普遍比使用化石能源的國家電價更高。在德國,電網費和可再生能源附加費佔總電價的一半。2012年,隨着德國的目標調整為從化石能源和核能源過渡,該國電價大幅上漲,可再生能源在發電中的份額顯著增加。自2017年以來,該國可再生能源已佔發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與德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卡塔爾,由於其巨大的原油和天然氣產量,該能源淨出口國享有世界上最便宜的電價,普通家庭電價每千瓦時只需支付0.03美元。

  目前,歐洲各國政府正在積極採取行動,阻止這場危機對消費者造成太大的衝擊。據當地媒體報道,英國正考慮向能源供應商提供救助性貸款。西班牙政府本週發佈了一項法令以限制零售能源價格。歐亞集團分析人士推測,如果更多歐盟成員國效仿西班牙,將廉價能源置於綠色轉型之上,歐盟作為全球氣候領導者的信譽可能會受到損害。

責任編輯:張棟鈞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